黄山市哥衣化工公司

您所在的位置 > 黄山市哥衣化工公司 > 社会 >
社会Company News
被嫌弃的消金不良资产:AMC看不上,一个多亿的资产包只卖100万
发布时间: 2021-01-01 来源:未知 点击次数:

原标题:被嫌弃的消金不良资产:AMC看不上,一个多亿的资产包只卖100万

“某持牌公司一个多亿的不良资产,我一个朋友用100万就买回来了。”在清流社群中,一位群友参与消费金融不良资产处置话题时提到。

如此低的处置价格,也引发了群内众多业内人士对消费金融不良资产处置问题的关注和讨论。

常见消金不良资产处置方式:自主清收+打包卖出

一般来说,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的不良资产体量较大,有自主清收、转让给AMC和发行ABS等, 但消费金融企业的情况不同。多数消费金融平台是以“内催+外催”和“打包卖出”的方式进行不良资产处置,其中,“内催+外催”的自主清收方式最为普遍。

在自主清收过程中,消费金融企业会先对容易催回的资产进行内部催收,再将剩余难度较高的资产交给外包团队催收。

由于消金不良资产单均金额低,上门催收和诉讼催收的成本过高,于是电催成为了不良资产处置的主流模式。

而对于车贷这种单均金额稍高的消金不良资产,消金公司则通过外包催收公司庞大的线下收车团队将严重逾期的车辆做收回处理。

另一种常见处置方式是打包卖出。消费金融企业根据其不良资产包的具体情况,以一定折扣价格卖出,通常低于5折。

资芽网的相关负责人透露,此前北京某消费金融企业在其平台曾转让了4、5千万规模的现金贷与消费分期混合不良资产,成交价格为4折左右。 “在不良资产的借款人失联的情况下,消费金融资产包价格有可能低于1折。”他表示。

事实上,现金贷不良资产的价格更低,许多消金从业者并不看好现金贷不良资产的变现价值。“现金贷不良资产很难卖,做不良资产处置的企业都不想要。”“现金贷不良资产包太廉价,M4以上的回正率很低,也就M2以上的值点钱。 ”

值得注意的是,消费金融企业在进行债权打包转卖之前,必须获得资金出借人的同意,否则属于违规操作。

消金不良资产的尴尬处境:传统方式行不通,AMC“看不上”

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处理不良资产时,一般会采用债务重组、债权转让、债权清收、诉讼追偿、资产证券化等方式,但对于消费金融不良资产,上述方法并不一定适用。

“消金不良资产具有无担保、小额、分散的特征,在进行处理时,调整还款利率、还款金额的债权重组方式尚可,但资产置换、债权置换等债务重组的处理方式却不可行。”一位从事资产管理的专业人士认为。

在他看来,消费金融不良资产不适合发行ABS,“它不像楼盘、工厂资产等传统不良资产ABS的体量大,可经过后期改良等进行处置。”

此外,一位来自上海的消金投资人表示,发行不良资产ABS的门槛较高, 对于消费金融平台来说并非最佳选择。同时,他认为“消费金融 不良资产的处置过程过于零碎繁琐。”

很多AMC公司也有此担忧,认为消金不良资产的处理过程太棘手,不愿对接。

资芽网相关负责人告知,消费金融资产分布全国,借款人数量庞大,收购不良资产包后,需按地区、还款期限、借款人特征等分类,分派给全国各地对应的不良资产处置机构。

工作量之大,可想而知。

传统催收模式待改进,大数据或成突破口

目前,市面上有很多资产管理公司、第三方催收公司、催收信息中介平台等企业服务于消费金融平台,进行不良资产处置,但消费金融不良资产的痛点依然没有得到良好的解决。

“也许大数据技术的进步,才是未来不良资产处置行业的突破口。” 某消金企业贷后管理高管感叹道。“大数据技术通过分析大量的网络信息、行为数据与用户授权资料,可修复失联用户数据、分析用户还款意愿和还款能力、制定并调整催收策略,能够有效提高回款率。”

未来,随着数据模型迭代、技术创新、数据挖掘能力不断提高,人工不能完全触达的地方,也许人工智能、大数据等先进Fintech技术能够为消金不良资产处置行业带来颠覆性的变革。

“我们催收公司倒是想大展拳脚,但这回是彻底被禁锢了。”

谈及目前催收公司、资产管理公司现状时,业内人士众说纷纭,在接二连三的催收市场被整顿后,催收公司的发挥空间似乎所剩无几。

垃圾里面能挑出金子吗?

上半年开始,催收市场面临的一大难题是,催回率持续大幅下跌,包括自主催收、外包催收以及不良资产出售。

某互金机构M1催回率由此前近83%持续下跌至 50%;M2催回率从3.82%下跌至0.78%,下跌近8成;坏账回收率也从年初2.65%下跌至0.18%,大幅下跌超9成。

更有一个现象是,除了小额的信贷逾期案件以外,有抵押的车抵贷市场催回率更是难以开展,车贷市场催回率由此前的73%下跌至目前不到50%的情况, 逾期资产处置也是极其棘手的事情。

据了解,目前资产包收购价格普遍在5%-35%之间 ,价格与年初时期差别不大。

不免担心,当互金机构将这些不良资产打包出售后,即债权转让,就是一个转嫁风险的过程,所有的风险都将由资产管理公司承担,也势必考验着资产管理公司抗风险能力。

这种风险带来的作用也是相互的。此前互金机构们不愿意低价出售资产包,随着坏账越来越高,为了降不良、优化报表,互金机构也处于被动的地位,要主动低价出售资产包。

其次,P2P纳入征信细节还没有完全披露,如何实施、力度及实施周期均有很大变数。

并且,随着全国P2P 机构清零,几千亿的资产规模占用着监管资源,在流程处置上,似乎显得不太现实。

因此,大多数小型资产管理公司,就在盯着这块市场进退两难。

仲裁、诉讼短板隐现

比资产管理公司日子更难过的是第三方催收公司。

“合作的互金机构现在也很少采用外包形式了,互金机构的自主内催之后,催不回来的就果断放弃。对我们这些催收公司来说,且不谈催回率、能否盈利,能对接互金机构案件才是我们公司头等大事。”西南某催收公司负责人江经理表示。

从甲方到由催收公司,从催收公司到催收主管,再到催收员,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将自主催收、外包催收的道路渐渐封锁了。

“只拿底薪的日子已经过了很久了,更让人头疼的是,现在不知该如何做业务了,就跟女朋友讲话一样,时时刻刻都要轻声细语,还面临着被投诉的风险。”催收员小良自嘲道。

真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电催不断合规化的同时,债权转让成消金贷后处置市场唯一的希望了。

对于这些小额不良资产案件,市场将所有的目光聚焦在资产管理公司身上,“然而四大AMC并不青睐于此,市面上能真正对小额不良资产进行处置的专业机构少之又少, 仲裁、诉讼手段也受到极大的限制。”江经理表示。

此前,互联网仲裁、批量诉讼成了消金贷后处置吹捧的新模式,不过,真正实践了大半年之后,大多资产管理公司就面临着一大难题:法院的诉讼资源短缺。

即便是能批量处置,诉讼资源仍无法满足目前市面上不良资产案件的需求,对资产管理公司而言,从对接、定价、交易、再到催收处置整个流程,资源难对接、成本高、收益低的现实难题暴露无疑。

万亿的不良资产市场规模,仅靠资产管理公司报侥幸心理处置的话,大量的不良资产并没有得到实质性解决,仍旧沉淀在市场,不良资产只是换了个地方留存而已。

如何更有效处置消金不良资产,成了消金市场迫在眉睫的事,消金不良资产处置新模式还有待发掘。